暖床侍妾

第六十八章 音奴之死

雪妩2017-2-22 16:35:18Ctrl+D 收藏本站

??音奴被带到完颜昊面前时,着实把他吓了一跳。

  ??那曾经有着如花美貌的少女,如今已经成为一个丑陋的瘸腿女人。

  ??脸上那块鸡蛋大小的疤痕,如一枚印迹般,深刻在音奴的左脸上。那一头如瀑般黑亮的青丝,已经夹杂了几许银发,再也无复昔日那娇俏、美丽的容颜。

  ??完颜昊心里一颤,这便是昔日那活泼、任性,最得他心的小丫环音奴么?她现在这样子,都是自己造成的啊!想到这里,完颜昊内心深处竟产生了一丝隐隐的愧疚。

  ??但是一想到,她很有可能是那个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中毒的下毒之人,完颜昊心里那隐隐的愧疚与怜悯,便随风消散无踪。

  ??只见音奴被两个侍卫拖到房中,摔于地上后,她跪伏于地,竭力想将那丑陋的容颜掩饰起来,头低得不能再低,涩声道:“奴婢参见王爷!”那样的声音就仿佛不是曾经的那个音奴发出的一般。

  ??完颜昊坐在床沿上,此时拍固已然退也出去,屋中只余拓拔坐于圆桌旁,小玉亦瘫跪在音奴一旁的空地上。

  ??“音奴,你老实交待,本王膳食中的毒药是不是你放的?”完颜昊开始了诱导的问话。

  ??音奴心中一震,她刚刚正在马厩里喂马,顺便还在那里自言自语,却不想突然冲进来两个侍卫,不由分说架起她就起。

  ??她一路挣扎着,却也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。那两个架着她的侍卫只说是王爷要见她。

  ??却不想来到这里,王爷却突然问出这样的话。

  ??下毒!特别是下毒谋害主子,那该是多重的罪啊!为什么王爷竟然说她下毒?

  ??音奴惶恐地道:“王爷,奴婢不明白您在说什么?”

  ??完颜昊闻言大怒,“不明白!?你趁小玉不注意将毒药放进本王的膳食里,想要谋害本王,不想却被月儿误食,害得她到现在还昏迷不醒。你快说,解药在哪里?”

  ??音奴一惊,心中悲切,颤声道:“王爷,奴婢根本没有下毒,也更不知道解药在哪里呀?”

  ??完颜昊耐心将近,冷声道:“你还敢狡辩,小玉,你把你今天早上看到的一切,如实道来!”

  ??

  ??小玉不敢看音奴,只低着头,将视线转移到旁边的拓拔身上,缓缓道:“今天一大早,我去厨房准备好王爷的膳食后,突然一块小石子自厨房外扔了进来,奴婢听到响声,就急忙出去查看。

  ??谁知出去一看,并没有一个人影,转过身来,又进去厨房,准备把膳食端来给王爷。

  ??谁知,我刚进去,就有个身影风一般地从我身侧飘过,那身型和衣饰都似极了音奴姐姐。我大声叫了一声‘音奴姐姐!’谁知,她身型一顿,并没有理睬我,马上又闪来不见了。

  ??我揉了揉眼睛,以为自己看错了,想到王爷还等着我去侍候,所以,马上就端着膳食给王爷送来了。

  ??哪知道,哪知道,就发生了月姑娘中毒的事!”

  ??说到最后一句,小玉止不住撩起袖管,轻泣起来。

  ??

  ??完颜昊冷道:“音奴,你还有什么说的?”

  ??音奴没等完颜昊说完,已然发疯似地向一旁的小玉抓去,嘴里愤声道:“小玉,我从前待你不薄,你为什么陷害我?”

  ??一旁的侍卫急忙将音奴抓着小玉衣服的手,颁开,拖到一旁。

  ??音奴犹自挣扎着,不肯松手,眼中闪烁着噬人的光芒,怒声道: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去厨房了。”说着,仰起丑陋的脸,那张丑脸上已经溢满泪痕,哀声道,“我今天一直呆在马厩里,哪里都没有去啊!王爷,你不要相信她啊!”

  ??完颜昊冷沉着脸,语气却比先前要柔和了许多,只听他轻声道:“音奴,我知道当日下手太重,所以你嫉恨我,以致你下毒害我,我并不怪你。”

  ??音奴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般,脸上泪迹犹然,不停颤声道:“王爷,我没有啊!我没有下毒!?”

  ??完颜昊没有理会她的辩解,继续道:“现在你只要交出解药,本王便既往不咎!”

  ??音奴的唇已经被咬牙得失了血色,她仍然坚持道:“王爷,我真的没有什么解药啊!”音奴失神的眼,移向床上昏迷不醒的赵溪月,眼中迸射出骇人的光芒。

  ??都是这个女人,就是这个女人,害得自己毁了容颜,残了一条腿不说,如今还不放过自己,她还要来陷害自己下毒,离间王爷对自己的看法。

  ??她心里好恨!

  ??

  ??完颜昊无意间睨到音奴看着赵溪月时,眼中那噬人的光,更加坚信了就是她下毒的想法。他转头看了一眼,仍然处于昏睡中的赵溪月,怒火腾地升起,望着音奴,骇声道:“我再问你最后一次,解药在哪里?”

  ??音奴迎着完颜昊那骇人的眼光,感觉心中的某个部位,痛彻心肺,她忽地冷笑起来,“呵呵呵!”看似疯魔了一般。屋中众人都被她骇得一愣。

  ??完颜昊首先镇静下来,向两个侍卫吩咐道:“给我将她拖到刑房,我要亲自问供!”

  ??拓拔站起身来,上前一步,道:“王爷,还是由属下来吧!”拓拔心里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哪里不对,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??完颜昊想也不想,便大步向刑房走去,边走边道:“我自己来,你先下去休息吧!”

  ??

  ??刑房。

  ??音奴被吊上了刚才阿卓受刑的铁索。完颜昊命人将阿卓先关在一旁的牢房中,阿卓被一个侍卫放下来,拖着向牢房行进的空隙,她偷眼瞧了下被吊上铁索的音奴,嘴角轻轻扯动,不为人察觉地淡淡一笑。

  ??完颜昊站在铁索前,一张俊脸上阴云密布,他的双手已经握上了鞭子:“音奴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说是不说?”

  ??音奴脸上挂着阴郁的笑,眼神悠远,淡淡地道:“我说什么你也不会信的,因为你心中根本就瞧不起我!”

  ??“呵呵呵!王爷,我自小便跟在你身边,只要你开心,我就开心,你忧伤,我也会忧伤。我真的是傻啊,明明知道不能爱,可偏偏还要去爱。”为什么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的愚蠢呢?即使明明知道这个道理,却还要飞蛾扑火一般地陷了进去。可是到最后,多半也都是她这样的结局罢了。

  ??完颜昊闻言愣在那里,看着又哭又笑的音奴,她到底在说什么?

  ??“王爷,我知道,你是主子,我只是一个卑贱的丫环,可是,可是,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我就是爱你啊!”说出了爱他,在这一刻说出了爱他。

  ??“够了!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!”完颜昊一鞭挥下,怒道。现在可不是他有时间跟一个奴婢在这里说什么爱不爱的时候,赵溪月还昏迷不醒着呢。

  ??牛皮鞭子在音奴的身上印下一条长长的血痕,她仍然咬牙笑着,恍似不觉,突然她眼中迸射出炽烈的恨意:“可是,王爷你却爱上了那个卑贱的囚奴,还为了那个囚奴毁了我的容颜。我恨啊!”

  ??“别说了!把解药交出来,我就放了你。”完颜昊又是一鞭挥去,他不想听,这个丫头一定是疯了。

  ??音奴闷哼一声,突然恢复了镇静,止住了哭笑,她淡淡地道:“好,我告诉你,那毒的确是我下的,你放我下来,我就告诉你解药在哪里!”

  ??完颜昊闻言一挥手,旁边侍立的侍卫便上前将音奴解了下来。

  ??音奴获得了自由,勉力扶着一旁的铁柱站了起来。

  ??完颜昊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解药拿来!”

  ??音奴冷冷一笑,“你到现在心里还是只会想到那个女人啊!阿昊,我要你永远记住,我爱你!”说罢,使出全身力气,向旁边的墙壁撞去。

  ??鲜血自头上汩汩流出,自脸上汹涌地蔓延,音奴瘫倒在墙边,圆睁着双眼,盯着完颜昊,久久不愿闭上。

  ??完颜昊震惊于音奴刚才的话中,没来得及施救,也没有想过施救。

  ??她竟然直呼自己的名字,这个奴婢,心底的爱恋竟然这样决绝,宁愿死在他面前,也不愿交出解药,她要他永远记住她。

  ??是的。他记住了,曾经有个奴婢为他而死。

  ??

  ?? !!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