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床侍妾

第六十七章 下毒之人

雪妩2017-2-22 16:34:52Ctrl+D 收藏本站

??赵溪月面色乌紫,躺在床上,不住地抽搐。完颜昊站在床边,焦急地望着正在给她把脉的医官柏固。

  ??只听柏固神色严肃地道:“快,先端一盆温热水,再拿一个碗和一只空盆来!”

  ??

  ??小玉领命,急忙退了下去。

  ??完颜昊站在一旁,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凝滞了,他眉头紧锁,心中后悔为什么要夹那鱼片给她吃,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,自己一定后悔一辈子。

  ??思虑间,小玉已经端着一盆热水,行进房来。

  ??柏固神色肃然,吩咐小玉将空盆置于床下,将那盆盛满温热水的水盆放在床边的一根圆凳上。

  ??然后,柏固恭敬地向完颜昊道:“王爷,请您搭把手!”

  ??完颜昊回转神来,急忙道:“柏大人,我该怎么做?你说!”

  ??“王爷,你先将月姑娘扶住。”说着,已经将赵溪月的身子向床外挪动,让她的上半身悬在床外。

  ??完颜昊依言稳住赵溪月,看着她因中毒而乌紫的脸庞,心里如被火燎一般,猛地一痛。

  ??柏固拿起瓷碗舀起一大碗水来,就朝赵溪月口中猛灌。

  ??一阵水流急速灌入胃肠中,赵溪月猛呛了几口,喉咙中发出“呃呃呃”的声音,头一偏,就要开始呕吐。

  ??完颜昊急忙将她翻过身,头朝着那床下的空盆,铁链也随着赵溪月的动作而发出哗哗的轻响,只听她眼眉皆皱到一堆,呃的一声,将刚刚灌下的那碗水马上吐了出来。只是吐出的水已经不是先前灌下的清水,而是混合着紫黑色的液体,一下子都倾吐到了空盆中。

  ??完颜昊看着她吐出的紫黑色液体,眉头一皱,中毒!这两个字立马在他的脑海中闪现。是谁,要毒害他,却被赵溪月误食了?

  ??柏固又依着此法,将那一盆水皆给赵溪月灌了下去。大半的清水都混合着紫黑色的液体被赵溪月吐到了盆中,只余小部分被赵溪月吸入的肚中。

  ??洗肠完毕,赵溪月的脸色有些许缓和,但依然紫青着脸,陷入半昏迷状态中。

  ??完颜昊将赵溪月放上床,赵溪月手腕上的铁链被带动,发出哗啦啦的响声,完颜昊一皱眉,从怀中摸出一把小巧的钥匙,将她手中的铁环取下,轻抚她手腕上因挣扎而留下的血痕,尔后放入被中,轻轻地为她盖好被子。

  ??柏固已经在圆桌前坐下,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一张药方,交于小玉。

  ??完颜昊看了一眼依然昏迷不醒的赵溪月,向柏固询问:“柏大人,她怎么样了?”

  ??柏固缓缓地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王爷,请恕下官无能,月姑娘中的毒,下官实在是找不到破解的方法。只能以洗肠和药物维持着她的生命体征。”

  ??完颜昊神色一凛:“什么?没有破解之法?”

  ??柏固低头恭敬地道:“王爷,下官确实找不到破解之法,看来能解此毒之人,只有下毒之人和当世人称‘鬼医’的华问天了。”

  ??完颜昊敲了敲额头,眼中神色疲惫且郁怒:“那还不马上派人去寻那华问天!”

  ??柏固轻声道:“王爷,华老前辈一年四季行踪不定,不好找啊!再说,月姑娘恐怕也等不到了,她最多熬过五日。”

  ??“你说什么!?”完颜昊眼中充血,怒火中烧,一脚将那盛水的盆子打翻在地,啪啪几声,瓷盆顿时碎裂成片,还好水已经用完。

  ??柏固静立一旁,再也不敢出声。

  ??赵溪月在昏迷中轻咳了一声,完颜昊急忙回过头去,抚摸着她的脸,颤声道:“月儿,你醒了吗?”

  ??却见赵溪月并没有睁眼,昏迷中,仍然蹙着眉头,显得很难受的样子。完颜昊心中似被针扎了一下般,痛得他身躯微微一颤。

  ??“殿下!”拓拔已然行进房来,向完颜昊行了一礼。

  ??忽然,完颜昊转过脸来,眼中神色可以吃人般怒睁着,咬牙切齿地道:“把小玉给我叫来!”

  ??不一会儿,小玉便战战惊惊地走了进来。

  ??小玉看见完颜昊几欲杀人的眼神,不由地心内巨颤,腿膝便是一软,瘫倒在地,嗫嚅道:“奴婢没有下毒啊!请王爷明查!”

  ??完颜昊上前一步,怒睁着双眼,厉声道:“这些日子以来,我的膳食都是由你亲自负责的,那你说不是你,还会是谁下的毒?”

  ??小玉颤声道:“王爷,奴婢真的没有啊!就是借奴婢一千个胆子,奴婢也不敢下毒害您啊!”

  ??完颜昊又待发作,不想,拓拔上前一步,正色道:“殿下,我也觉得不会是小玉下毒。”

  ??完颜昊疑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??拓拔仔细分析道:“殿下,你想想!如果是小玉下毒,那得有动机啊!她的动机是什么?还有,她明明知道是殿下的膳食都是由她负责,殿下中毒的话,第一个追究的就是她,她逃脱不了干系。所以,属下觉得肯定不是她!”

  ??完颜昊也觉得说得有理,道:“不是她,那会是谁?”

  ??拓拔转过身,对着一脸惊惶的小玉,道:“小玉,你仔细回忆一下,还有谁碰过殿下的膳食?”

  ??小玉身子依然微颤着,脑海中却努力地回忆着今天在厨房的情景。半响,都没有想出可疑的事来。小玉紧绷着身子,她能感觉到王爷炽烈的目光,在自己身子燃烧着,如果今天想不出法子证明自己不是那下毒之人,那么今日必将是自己的死期了。

  ??小玉又陷入了苦思中,完颜昊已经有些不耐烦,正要发作,突听小玉恍然大悟似的叫出了声:“啊!我记起来了!”

  ??完颜昊被小玉吓了一跳,黑沉着一张脸,怒道:“想到什么了?快说。”

  ??却见小玉的声音又低沉了下去,不似很肯定地道:“也许不是她!怎么会是她呢?”

  ??完颜昊憋在心中的一股怒火,一下子便暴发了出来,他的大掌在圆桌上一拍,怒道:“什么不是她,她到底是谁?”

  ??小玉的心也像那圆桌一样,被震得差点飞到九霄云外,她涩声道:“是,是音奴姐姐!”

  ??“音奴!?”完颜昊的眼中怒火陡甚,胸腔中似有烈焰不停燃烧,只见他圆睁着冷厉的双眼,怒道:“又是那个贱婢,来人,去把音奴那个贱婢给我拖过来!”

  ??完颜昊双手撑在圆桌上,怒火已经冲昏了头脑,他自语道:“音奴,我看你是活腻了!”

  ?? !!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