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床侍妾

第六十六章 中毒事件

雪妩2017-2-22 16:34:24Ctrl+D 收藏本站

??翌日清晨,贤王府的刑房中。

  ??刑房中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刑具,有老虎凳、烙铁、鞭子、铁索等,一应俱全。

  ??刑房中只有两个人,拓拔坐于刑房中的软椅上,阿卓双手被铁索套住,悬于梁下。手腕上已经被吊得勒出了血痕,白嫩的肌肤在冷风中微颤。

  ??还未用刑,阿卓的神志依然清醒。

  ??拓拔冷厉的望着阿卓道:“阿卓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今天到底出去见什么人了?是谁派你来这里做内奸的?”

  ??阿卓抬头,轻笑:“奴婢已经说过了,我不是内奸,我见王爷成天为了寻找月儿,吃不香、睡不着的,我是为王爷去寻找月儿的。”

  ??拓拔冷道:“你还嘴硬。”说着,站起身来,从一旁的刑具中拿起一根黑亮的牛皮鞭子,走到阿卓近前。

  ??一鞭挥下,阿卓痛得惨叫一声,胸前衣衫也破了好大一片,血丝迅速泛出,将绿纱衣染得殷红一片。

  ??阿卓咬着牙,依然坚持:“我真的不是内奸!还望将军明查!”

  ??拓拔打心底里佩服这小小丫环的忍力,想不到她弱小的身躯居然能在承受了自己狠狠的一鞭子后,还能这样淡漠的说出话来。

  ??可,天性铁血的拓拔是不懂得怜香惜玉的,他冷声道:“阿卓,你好好老实交待,不然,我会叫你生不如死!”

  ??阿卓的唇已经被她咬得失了血色,她睁着失神的大眼睛,气若游丝地道:“奴婢句句实言,将军不信,奴婢也没有办法!”

  ??拓拔一张脸几乎要黑出水来,冷风破空,又是一鞭挥去,阿卓胸肋间的皮肉瞬间被绽开了花,疼痛,剧烈的疼痛感似要将她吞噬,她努力压制,却终因承受不住,昏了过去。

  ??任是这个在战场上冷酷无情的汉子,也不禁对眼前这个拥有如此坚强的忍耐力的女子另眼相看,拓拔心里感觉,这决不是一个普通女子能拥有的能力。

  ??拓拔正想用水将她泼醒,却见一个卫兵慌慌忙忙地跑了过来。

  ??拓拔眼神郁怒,冷冷道:“慌里慌张地做什么,出了什么事?”

  ??那卫兵急忙收住脚步,向拓拔失了一礼,禀道:“将军,王爷在房里大发雷庭,说是饭菜中有毒。”

  ??“哦!?”拓拔一惊,急忙道:“那殿下没有事吧!?”

  ??那卫兵恭敬地道:“没有,好像那个女奴中毒了!?”

  ??“嗯。”拓拔心里暗叫了声糟糕,这女奴中毒了,那殿下岂不是要疯癫,不过换另一个角度想,要是真的死了,那殿下也少了这个致命的弱点了。

  ??想到这里,拓拔已经快步向完颜昊的房间赶去。

  ??

  ??却说,赵溪月被完颜昊用铁链拴住,带着屈辱的束缚被完颜昊紧紧地抱在了怀里。

  ??深深的悲伤浸蚀着赵溪月的心脑,她本有机会逃脱,为什么不逃?而要再回到他的身旁,做一个失去人身自由的囚奴。

  ??赵溪月啊!赵溪月!你是在期望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子,会真心地爱上你这样一个亡国囚奴么?你太天真了啊!你应该离开他,永远离开他!

  ??完颜昊也根本不能入眠,心中一股悲凉的感觉一直环绕着他。真的要用这种方式才能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么?她和檀飞扬真的在一起了吗?可是,就算在一起又如何,自己也不允许她再离开,不允许再也看不见她!

  ??檀飞扬,虽然我们是好朋友,当年如果不是你,我也不能活到现在。可是,就因为你对我有恩,就能够拐带我的女人么?俗话说,朋友妻不可欺!飞扬,你再也不是我的朋友,这笔债,我迟早会讨回来!

  ??

  ??迷迷糊糊中,天已微亮。两个人都是一宿未眠。

  ??完颜昊只觉得头有些疼,便叫丫环小玉将膳食送进房间来。自从开始怀疑阿卓,完颜昊的饮食起居,全都开始由丫环小玉负责。

  ??小玉端着几盘精美的饭菜在门外轻轻叩门,恭声道:“王爷!”

  ??完颜昊在房中懒懒地回应了一声,“进来!”

  ??小玉轻轻推开门,房内散发着***的味道,小玉始终低着头,不敢正视完颜昊,她托着一个精美的食盘,将它放在完颜昊房中的圆桌上后,轻声道:“王爷,我服侍您洗漱吧!?”

  ??不料完颜昊摆了摆手,道:“不用了,你下去吧!”

  ??小玉恭声道:“是!”轻轻地退了出去。

  ??精美的饭菜飘散出阵阵香味,引诱着人想立即把它们吞下肚去。

  ??完颜昊突然转头对已经穿好衣服的赵溪月道:“服侍我洗漱!”

  ??赵溪月盯着他,抬起手腕,“你先给我解开!不然我怎么动啊!”

  ??完颜昊上前抬起她的手腕,看着手碗上那个细细的铁环,道:“这链子很细,不会耽误你做事的!”

  ??赵溪月坐在床边,别过头去,不理睬完颜昊。

  ??不想,完颜昊竟然俯下身来,嘴巴贴在她耳际,在她耳旁呼着热气,语气***:“怎么?你是想我把你拴到走廊上去么?”

  ??赵溪月闻言,转过脸来,狠狠地盯了他一眼,咬着牙,站起身来。

  ??不一会儿,洗漱完毕。完颜昊坐到圆桌前,对站在一旁的赵溪月,暖声道:“你也坐下来,一起吃吧!”

  ??铁链轻响,赵溪月乖乖地坐到了他身旁的凳上。

  ??看着眼前如花娇颜,一脸倔强的脸,完颜昊在心里轻叹一声,夹起一块鱼片,送到赵溪月嘴边。

  ??赵溪月却并不张嘴,只冷冷地盯着他。他这是做什么?

  ??完颜昊见她还是没有一丝笑意,也冷声道:“我命令你吃下去!”

  ??为防止他又说出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,赵溪月乖乖地含住那块鱼片,轻轻地咀嚼了起来。

  ??完颜昊看着她吃下自己为她夹的鱼片,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,天真的似小孩子得到了糖果一般。

  ??可是,下一刻,完颜昊脸上的笑意,顿时僵住,因为,赵溪月突然脸色狰狞,不停地干呕,身子也软倒下去,跌下圆凳,倒在了地上,口中吐着白沫。

  ??完颜昊急忙上前,一把将她抱入自己怀中,大叫:“喂!你怎么了?”

  ??其实不用问,大家也知道,这是典型的中毒症状。

  ??完颜昊急忙将赵溪月抱上床,然后对着门外大喊,“快叫柏医官来!” !!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