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床侍妾

第六十五章 沦为床奴(下)

雪妩2017-2-22 16:33:57Ctrl+D 收藏本站

??轻风微拂,朵朵梨花随风起舞,落于赵溪月发间,盛放如雪娇颜,更衬得那亭下美人娇弱胜花。

  ??赵溪月只觉得一颗心不受自己控制般地狂跳起来,颈项因为低头过久,有些微发酸。血气自耳根迅速向脸部燃烧,映起一抹浓艳的朝霞。

  ??此时,耳边却响起完颜昊冷冷的声音:“抬起头来!”

  ??赵溪月努力克制自己失衡的心态,缓缓抬起头来,迎上完颜昊充满怒意的墨色瞳眸。

  ??好美!那脸部浓浓的两朵红晕,就似天然的胭脂般,让本已美丽不可方物的少女,更衬得似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。

  ??完颜昊心里一动,身体里某种原始的感觉瞬间被她带动出来,他四处看了下,碧波池畔总有几个来往的仆人和丫环,觉得这里并不是谈话的场所。

  ??他冷声道:“随我回房!”说着缓步步下凉亭,自她身边经过时,一股香风扑入鼻中,天然的梨花香味混合着赵溪月身上特有的少女体香,让完颜昊差点沉醉。

  ??一路默默前行,两个人的心中都五味杂陈。

  ??

  ??回到房中,完颜昊轻轻带上房门,坐到了床沿上。

  ??赵溪月站于圆桌旁,轻咬银牙,不知所措。

  ??完颜昊瞧着她一脸漠然,想着她失踪这几日来,一直同檀飞扬一起,内心深处一股无名火便抑制不住地冒了出来。

  ??只听他郁怒的声音响在赵溪月耳际:“怎么一脸不开心的样子,不想见到我,是不?”

  ??赵溪月敛眉,长长的漂亮睫毛忽闪忽闪,不知该如何回答,最后干脆就来了个默不作声。

  ??完颜昊见她不回答自己,想着她和檀飞扬一起时,定是聊得异常火热,为什么对着自己时,就这样冷冰冰的,没有一丝好脸色。

  ??完颜昊沉下脸来,恶声道:“你给我老实交待,你和檀飞扬是不是做出了对不起我的事来?”

  ??赵溪月的心里一颤。他是指自己被檀飞扬强行带出去,住在别院,这几日来两个人之间是否做了那种事么?想到那天差点***于檀飞扬,赵溪月就不禁有些后怕。她至今都想不明白,那样一个温雅的男人,在那一刻也会像恶魔一般,心中只有兽欲。

  ??

  ??赵溪月心里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心颤,她和檀飞扬之间本没有什么瓜葛,可,就算有什么瓜葛,那又关眼前这个男人的事么?他既不是自己的夫君,亦不是自己的兄弟,凭什么管她?自己又为什么怕他?

  ??自己失踪了几日,他所关心的只是自己有没有对不起他,他从来就没有问过自己的想法,亦没有真正考虑过自己的感受。

  ??想到这里,赵溪月突然感觉心中一片悲凉,自己心心念念想的都是他不要有事,没有想到他从未想到自己。

  ??见赵溪月始终不吭一声,完颜昊压抑许久的怒火终于暴发,他站起身来,上前一步,捏起赵溪月的下颌,让她仰视着自己:“你默认了么?”

  ??赵溪月望着他的眼中,毫无神采。

  ??完颜昊大怒:“那么说,是实有其事了!”说罢,他一把将赵溪月摔掼在地,大掌在圆桌上一拍,直震得圆桌晃了三晃。

  ??赵溪月仰倒在地,一声闷哼,臀部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。

  ??臀部的疼痛感还在继续,完颜昊的大手又已经伸了过来,将她从地上提起,眼中充血,面色郁怒:“你说,我要你亲口说,你和檀飞扬没有任何关系!”

  ??赵溪月的衣服被他提着,勒住娇巧的脖颈,她轻咳出声:“我和你也没有任何关系!”

  ??“和我也没有关系!?”完颜昊闻言如雷贯耳,“你和我都这样了,还没有任何关系,那我是不是应该让你早点为我生个小王子,才叫有关系?”

  ??说着,一只手已经窜到了她胸前的褥衣中,摸索着寻找那柔软、诱人的所在。嘴里一边淫邪地说道:“那就从现在开始努力吧!”

  ??说罢,完颜昊手上用力,三五下便将赵溪月身上的衣物清除了个干干净净。浑身***的赵溪月紧紧地闭上了眼睛,不想见到自己如此耻辱的样子。

  ??为什么她遇到的男人都只会运用暴力,从来都不曾想过问问她的想法,照顾一下她的感受。她拼命护住那两处羞处,却发现根本无济无事,春光乍现在眼前,完颜昊望着那玲珑有致的美丽**,下腹处立时升腾起一股暖意。那份肿胀的感觉瞬即蔓延了全身。

  ??完颜昊低哼了一声,放开了赵溪月,他急忙伸手将自己的衣服除下。

  ??赵溪月得到解脱,想着逃开,却发现自己***着全身,这样子怎么逃出去。她蹲下地,想去捡被完颜昊扯掉的衣服。

  ??不想,完颜昊脱衣服的速度简直不是人能比的,只见他已经脱掉了所有的衣物,和赵溪月一样***着身体。

  ??完颜昊一把将赵溪月从地上抱起,压向床边的木制墙板。完颜昊将赵溪月抵在墙上,两具***的躯体紧紧粘在了一起。

  ??他邪邪地一笑,“记住,现在你是和谁在一起!为了惩罚你,今天我们就不上床了!”

  ??说罢,猛地含住了赵溪月娇嫩的红唇,霸道地抵进了她的贝齿,与之交缠、忘情地吮吸

  ??赵溪月努力地动了动,想挣脱完颜昊的索取,她并不是非常拒绝和完颜昊做这种事,只是不想以如此屈辱的方式。为什么,每次,他都只有霸道的索取,而从不顾及她的感受呢?

  ??赵溪月的扭动,更加激起了完颜昊憋了几日的***,他一把将赵溪月的腿拉开,就想浸入进去。

  ??不想赵溪月比他矮了一头,站着他根本进不去。可是那火热的***却是再也不能等了,完颜昊将赵溪月向上一抱,让她的双腿圈在自己身上,坚挺的***终于找到了释放口,他猛地一挺身,进入了赵溪月的身体。

  ??赵溪月的身体被迫离地,随着完颜昊的动作不停摇晃,她不得已,只得紧紧圈住了完颜昊的脖子。

  ??一滴清泪却自眼角滑落,这个男人根本不懂爱,他的心里只有索取,只有霸占。

  ??

  ??终于,完颜昊停止了抽动,这才惊觉,赵溪月眼角竟然残留着泪痕。

  ??他心里一痛,为什么她和自己在一起时总是流泪,她是不想和自己一起吗?难道她和自己在一起时,还在想着檀飞扬吗?

  ??想到这几日来,她和檀飞扬在一起,定是笑容满面,心里就不禁醋意大发,他猛地退出了赵溪月的身体,转身便向衣橱方向行去。

  ??失去了完颜昊的支撑,赵溪月猛地从墙上滑落下来,跌到地上,臀部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。

  ??赵溪月挣扎着站起身来,却惊见全身***的完颜昊手中正拿着一根铁链向她走来。

  ??赵溪月睁着惊恐的大眼睛,蜷缩在墙角。完颜昊已经走到了她身前,将她一把提起,拉到床边,用铁链拴在了床柱上。铁链很长,足以让赵溪月在房内自由活动,却出不去。

  ??只听完颜昊冷冷的声音道:“这样子,你就永远也别想离开我了!”

  ??说罢,将赵溪月抱上床,铁链发出一阵金属脆响,完颜昊将她拥入怀中。

  ??赵溪月奋力挣脱,面上神色激愤,不停地摇晃着手腕上的铁环,冷声道:“你变态啊!快给我解开?”

  ?? !!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