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床侍妾

第六十四章 沦为床奴(上)

雪妩2017-2-22 16:33:31Ctrl+D 收藏本站

??柯纫在街上巡视了几圈,也没有再见到阿卓的身影,无奈之下只好垂丧着脸回去向拓拔复命了。

  ??这时,拓拔正和完颜昊坐于凉亭之中下棋。

  ??拓拔落下一子,笑道:“将军!”

  ??完颜昊一愣,看着石桌上的那盘棋。己方棋子已经被敌方吃得七零八落,如今又被逼到死处,实在是已无回天之力。

  ??他漠然地将已吃的棋子推给拓拔,心不在焉地道:“你又赢了!也罢,不下了!”

  ??拓拔轻笑着,接过棋子:“殿下,今日是怎么了?以往都是属下被杀得一败涂地呢!”

  ??完颜昊站起身来,看向远天,淡淡地道:“没什么?阿卓今天是出去了吧?”

  ??拓拔正色道:“属下已经派柯纫去跟踪了。”

  ??正说着柯纫已然行到亭下,他上前行了一礼,恭敬地道:“参见王爷,拓拔将军。”

  ??完颜昊招呼他上了凉亭,急忙问道:“怎么样了?”

  ??拓拔也一脸急态地盯着他。

  ??柯纫突然跪在地上,颤声道:“请王爷和将军处罚,属下把人给跟丢了!”

  ??“什么?”完颜昊和拓拔同时脱口而出,都很惊讶,一个小小丫环,都会跟丢了?

  ??柯纫将早上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地,全部详细地讲了出来。

  ??拓拔道:“殿下,阿卓这个奴婢非常警觉啊!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?”

  ??完颜昊思虑了一下,冷冷道:“如果软的不行,就来硬的吧!看她有多大的意志,能绝口不言。”

  ??拓拔脱口道:“严刑逼供!?”

  ??

  ??完颜昊默默转身,他的心里现在实在不想管这些事,他的脑海中和心中都只容得下一个人,想着、念着的也是那个女人。

  ??他急切地想证实她没有和檀飞扬住在一起,虽然有时他也觉得那或许只是自己天真的期盼而已。

  ??那个女人,不是说过,她喜欢飞扬吗?那两个人在一起,做出那些事,也是理所当然了!

  ??不行,他快受不了了,她怎么能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呢!她只能属于自己!

  ??可是,现在她在哪里呢?是逃回宋国了吗?

  ??真的那样的话,他不是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她了!他不敢再想,如果自己的一辈子没有她的话,还有什么意义!?

  ??心里异常的落漠,脑海中却是赵溪月挥之不去的容颜。

  ??

  ??拓拔眼见完颜昊的样子,知道他又在想念那个女人了,虽然殿下嘴上不说,甚至表现出对那个女奴的不屑,可是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殿下的心中早已是情根深种,看来这个叫赵溪月的女奴,必将是殿下致命的死穴。

  ??自从完颜昊救他的那天起,拓拔就发誓,这辈子他的命就掌握在了完颜昊手中,他的一切都是殿下的。

  ??拓拔叹了一口气,赵溪月如果你真的回到殿下身边,我是该保护你?还是该杀了你呢?拓拔不敢想象,如果自己杀了赵溪月,那么完颜昊会怎么处置他!可是,如果这个女人存在于殿下身边,很有可能就会被敌人利用来对付殿下。他是绝对不允许有这样的事发生的。

  ??拓拔一脸忧郁,上前一步,轻轻道:“殿下,别想那么多了!属下就先回房了。”

  ??完颜昊似乎没有听见一般,垂下头,低眉深思。

  ??拓拔再次叹了一口气,一挥手,招呼起柯纫,离开了凉亭。

  ??

  ??完颜昊坐回亭中的石凳上,左右看了看,见四处无人,轻轻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来。

  ??手帕非常洁白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绣花,显然是男人用的。完颜昊轻轻的将那一方手帕展开,里面的几缕如瀑般黑亮的发丝,便展现在他眼前。

  ??那几缕发丝用红绳筋轻轻束住,完颜昊一脸郁然,将那束发丝拈于手中,放在鼻间轻嗅,是那个女人的味道,那样熟悉、那样诱人。

  ??这一束发丝是完颜昊花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,从那床塌上和床下,仔细寻来的。

  ??自从赵溪月失踪之后,完颜昊经常半夜里惊醒,伸手去搂,却搂了个空,那种寂寥落漠的感觉,重新又回到了他的心里。

  ??他现在才刻骨铭心地明白,他是多么的想念那个女人啊!

  ??几瓣梨花随风飘散,在完颜昊身前的石桌上落下,他看着那素白的梨花,仿佛变成了赵溪月娇美的容颜,眼中不禁有些湿润,这时的他,想起一个词语来——思念如雨。

  ??有人!?细碎的脚步声,自碧波池畔传来。

  ??完颜昊急忙收起那束黑发,又恢复了往日冷酷的面容。

  ??他抬头向那碧波池畔望去,心陡地一跳!

  ??那——那是——

  ??完颜昊急忙轻试了下眼睛,再次睁眼,是她!真的是她!

  ??那池畔跟随着阿卓缓步行来的女子,正是他日思夜想的赵溪月。

  ??心,不能控制地咚咚猛跳,完颜昊竭力想平复那过分激动的心脏,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。

  ??

  ??这时,阿卓与赵溪月已经行到了凉亭下。

  ??赵溪月始终低着头,不愿看见完颜昊发怒的样子。她已经从阿卓的口中得知完颜昊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知道他没事了,她心里也算放下了一块大石头,所以,她本想就此一走了之,回到宋国,不再见他的。可是,阿卓告诉她,如果她不跟阿卓回来的话,完颜昊就会惩罚阿卓。为了这个帮过自己的女子,也为了能再见他一面,她又回到了这个她又爱又恨的地方。

  ??原来,那日赵溪月从檀飞扬的别院逃出来以后,本想去打听下,完颜昊的伤势怎么样,然后就想办法回宋国的。谁知道,因为金太宗时,金都上京还没有推行汉话,所以除了少数金国贵族和需要去往宋地做买卖的商人懂得汉话,其他人都只会女真话。而赵溪月又不懂得女真话,所以无法问路。

  ??她在城郊破庙中暂宿了几日,今日刚出门寻找食物,就被路过的阿卓看见,带回了府中。

  ??

  ??虽然紧紧低着头,赵溪月依然能够感觉到完颜昊那火辣辣的目光,刺得她全身发颤。她好想抬头看他一眼,看他温柔的对着自己笑的样子,可是,她不敢!

  ??阿卓已经娉娉婷婷地行上亭前,向完颜昊福了一礼,暖声道:“王爷,我把月儿姑娘带回来了!”

  ??完颜昊压制下那几欲疯狂的心,面上沉静如水,淡淡道:“嗯!你先下去吧!”

  ?? !!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