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床侍妾

第五十四章 遇伏

雪妩2017-2-22 16:29:2Ctrl+D 收藏本站

第五十四章 遇伏



  寂寂长夜里,星月朦胧。

  两条颀长的黑影,自高墙下匆匆而行。

  这两个人正是完颜昊与拓拔。

  他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正是拓拔的府上,那个知情的年轻人正关押在拓拔的府中。拓拔的住处在距城墙不到两里的地方,是一个很隐蔽的小院落。拓拔之所以把住处安在这里,一来是素好清静,二来也是不想太卷入朝廷纷争,他只是想保护好救过他性命的贤王爷而已。

  静寂的夜里,只有完颜昊与拓拔零碎的脚步,在地面上发出轻微的响声,但如果不是有极高武功的人,也是听不出来的,因为,他们正在使用轻功行走。

  完颜昊今夜有些心绪不宁,脑海中满是赵溪月那柔弱、娇美的样子。

  她现在应该好点了吧?

  这丫头睡觉居然还会踢被子,也不知道现在盖好的没有?会不会又把被子弄床下去了,千万不要再着凉了才好?

  唇齿之间似乎还残留着赵溪月的味道,完颜昊轻舔了一下嘴唇,温柔地笑了。

  完颜昊又美美地想着,赵溪月似乎还没有一套像样的衣服穿,回去一定要叫府里最好的裁缝给她做几套好看的衣服。

  想到这里,完颜昊心内一荡,自己的脑子里怎么全是那囚奴的影子啊!

  完颜昊斜眼睨了一下紧跟在自己身边的拓拔,却见拓拔正专心地行路,根本没有去注意完颜昊脸上的神色变化,当然也不会知道完颜昊此时内心的想法。

  完颜昊在黑夜里无声地扯起一抹笑容,身体的某个部位一阵酥麻,想到赵溪月那*着身体时的样子。那白皙得胜似冰雪,却只够盈盈一握的柳腰;那分嫰高耸的胸部;那娇艳欲滴的红唇。

  想到这样一具美丽、漫妙的铜体在自己身下承欢的样子,完颜昊浑身一热,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然坚硬如铁。

  不要再想了!

  完颜昊轻轻地晃了晃头,似乎想将脑海中赵溪月的影子暂时抛开,现在自己是要去办正事,不能再这样儿女情长。

  夜,静得针落可闻!

  没有狗叫;没有行人;就连这夏夜里经常在树梢鸣叫的蝉,也静静地栖息在枝头,默默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  不对!完颜昊顿住脚步,练武之人的双目在黑夜亦能视物。完颜昊凝神观察四周,神情肃然。

  拓拔也紧跟在完颜昊后面顿住了脚步,他抬头迎上完颜昊的眸子,轻声询问:“殿下!?”

  没有异样?

  可是,为什么?总觉哪里不对一样。完颜昊甩了甩头,心想自己可能多虑了。他平静地道:“走吧!”

  两人穿过一睹刷着红漆的高墙,绕过一株撑天槐树,来到了一座清雅的小院的门前。

  院门紧闭着,连守门的小厮也不知到哪里去了。难道偷懒去睡觉了,不可能啊?自己府中的家将都是言听计从的硬汉。

  拓拔记得他临走时,叫家将凌云好生看守着大门,自己马上就要回来。

  可是,现在凌云跑哪去了?

  一定是出什么问题了!?

  与此同时,完颜昊也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,正待出声提醒。

  拓拔心内一惊,已然急忙拉住完颜昊的手,向来路急退,口中不忘焦急地道:“殿下,有埋伏!”

  完颜昊和拓拔,两人向来路匆忙退去。

  可是,已经晚了!

  几个蒙面黑衣人,已经从南、北、东、西四个方位向两人慢慢逼近,他们蒙着与夜幕一色的面巾,只露出两只眼睛在黑夜里闪着猎人发现猎物才有的光。

  完颜昊停了下来,与拓拔背靠着背,手掌握上了腰际的血玉宝剑。看来一场撕杀在所难免了,只是完颜昊心中疑惑,他们是什么人?怎么会知道自己二人会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?

  来不及多想,因为漆黑的夜空中,一道闪电式的亮光陡现,那是剑光,只见那道凌厉的剑光直直刺向完颜昊。

  只听刷地一声,完颜昊的血玉宝剑已然出鞘,两道剑光在半空中迸出耀眼的火花。

  拓拔的飓风宝刀也握在了手中,迎上了左首那两个一肥一瘦的黑衣人。

  两人全力迎战黑衣杀手,金戈之声不绝于耳,拓拔为了不使完颜昊受到半点伤害,一齐挡住了另外三人,便显得有点左支右绌,不一会儿,就有点支持不住了。

  这时,他左边那个黑衣人趋势一刀挥去,拓拔不及闪避,左手手臂中了一刀,鲜血随即漫延开来,将墨绿的袖子浸得湿湿的一片。

  这时的拓拔根本来不及呼痛,他咬牙强忍着,不肯让他们弃了自己去攻击完颜昊。

  但是事与愿违,在他右手边的那个肥胖的黑衣人,趁他受伤后,还迎击其余两人的空档,已然抢身向左,从背后一剑刺向完颜昊。

  宝剑破空而来,耳边风声顿起,完颜昊心神一凛,一剑格开自己前方那瘦高的黑衣人,身子立马一斜,堪堪避过了那肥胖黑衣人的偷袭。

  那肥胖黑衣人一剑落空,却并不罢手,又是一剑斜刺过来。

  这时,突听茫茫夜空中一声尖厉的惨叫声响起,原来,拓拔一招狠厉的“直捣黄龙”,已然一刀砍中那黑衣杀手的心脏要害。

  只见那名黑衣杀手应声倒地,另一名黑衣杀手见同伴被杀,顿时,怒从心起,连续数十招袭来,招招狠厉。

  再说,那肥胖黑衣杀手一剑斜刺过来,完颜昊虚晃一招,将自己的上盘故意留下空隙,*那杀手来袭。却在那杀手将要刺到时,反手一剑刺中那肥胖黑衣杀手的咽喉。

  肥胖黑衣杀手立马闷哼一声,倒地毙命。

  但是,完颜昊也不轻松,他应袭那肥胖杀手,却被自己前方那个杀手觑了个空子,完颜昊轻哼一声,右肋处已然中了一剑,鲜血汩汩流出。

  拓拔惊见,大呼:“殿下!”

  完颜昊沉着地道:“没事!”

  两人重新又靠在一起,只剩下了两名黑衣人,不足为惧。

  只是完颜昊不明白了,他们既然要刺杀自己,为什么只派了四名黑衣人,武功也不是一流的高手,而只能算作二三流之类。

  但是,自己二人都受了伤,这两人也不能小觑。

  正思虑间,那两名黑衣人已然再次袭来,电光石火间,四人又过了十余招。

  夜风冷厉,此时,一弯月牙儿,冷冷地洒下些许光晕来。天地间为之一亮,树木和房屋都清晰地映现在了眼前。

  完颜昊的眼前却是一片模糊,他突然觉得脑海中昏昏沉沉的,眼皮似有千斤重一般,很想闭上,好好地大睡一场。完颜昊心中一惊:麻药!?那剑上粹了麻药。

  此时,一刀已经破空向他划来,完颜昊全身酸软无力,赵溪月那秀丽的脸庞却在这时清晰地出现在了完颜昊的脑海中。

  那样美丽,却又离自己那样的远,完颜昊伸手在虚空中一抓,终于不支跌倒在地。

  为什么?为什么,在这生死之际,自己想到的还是她?只有她? !!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