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床侍妾

第五十二章 囚心

雪妩2017-2-22 16:28:9Ctrl+D 收藏本站

第五十二章 囚心



  赵溪月的脸色越发苍白,完颜昊觉得自己的魂魄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,急忙间,风刮过似的,抱着赵溪月直往自己的卧房跑去。

  诺大的王府里,众人只见一个青影抱着一团白影自后园、长廊、碧波池闪过,径直往王爷的寝室飘去。

  完颜昊将赵溪月轻放上那间红木大床,立马向外面大叫:“来人,来人!”

  丫环阿卓立马应道:“王爷,出什么事了?”

  只见完颜昊的脸是从未有过的苍白与惊惶,他急切地道:“阿卓,马上叫府中的医官过来一趟!”

  其实在那个朝代,一般王子、大臣的府中,都配有医士,而因为完颜昊是金国战无不胜的勇将,经常受伤,又因为完颜昊已经是当今皇帝金太宗仅剩下的一个儿子了。所以,金太完将宫中最好的医官柏固赐给了完颜昊作府医。

  不一会儿,医官柏固便在阿卓的带领下匆匆行来。

  完颜昊一见柏固立马将他扯入房中,焦急地道:“柏大人,你快看下她!”

  柏固已然年近花甲,身体本已经不大灵活,被完颜昊这么一扯,差点弄了个狗吃屎,幸好完颜昊立马发觉,将他稳住。

  柏固遭此一吓,一颗心脏咚咚地跳个不停,他抚着胸口,竭力镇定了一下,道:“王爷,不要着急!待为臣仔细把把脉。”

  阿卓早已机灵地将一根檀木小圆凳,搬过来,轻放在床边。

  柏固在那圆凳上坐下,仔细打量着*那面无人色的女孩儿。秀丽的眉眼,瓜子脸蛋儿,如果不是脸色过于苍白,真真地要把柏固那如止水般的心都给挑动了。

  柏固在心里暗叹:好一个绝色美人儿!难怪小王爷为她如此着迷了。

  柏固敛了敛心神,将指头按上了赵溪月的右手手腕。

  完颜昊站在旁边,神情焦虑,盯着那*的人儿,心里一阵绞痛。他眼光移向柏固,屏息等待着他诊断的结果。

  过了一会儿,柏固终于放开手、抬起头。

  完颜昊立马焦急地询问:“柏大人,怎么样?”

  柏固站起身来,恭声禀道:“回王爷,这位姑娘只是因为过度劳累和长时间营养不良而造成的暂时性昏迷。待为臣开个方子,调养几天就好!”

  说罢,在房中的桌前坐下,阿卓早已将笔墨拿来。

  完颜昊轻吁了口气,坐在了床沿边,轻轻握着赵溪月的手,目光柔和得让人难以置信。

  柏固在绢纸上龙飞凤舞地写下几行小字,交由阿卓,让她去药房拿药,然后,吩咐了她该如何将三大碗水煎成一碗水之后,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  阿卓连连点头称是,拿着药方径直向药房走去。

  房间里只剩下完颜昊与赵溪月两人。

  完颜昊轻轻抚摩着赵溪月骨瘦如柴的小手,看着一脸苍白、昏迷不醒的她,心中突然后悔非常,就算她再倔强,她再不肯对自己示弱,自己也不该那样子对她啊!

  前几天音奴让她去柴房砍柴,用棍子打她,就已经使她的身体很虚弱了。这样虚弱的身子,哪里还能经得起这样一番折磨。

  完颜昊在心里暗骂自己:我真该死!幸好她没有什么大事,不然自己一定后悔死。

  看着她昏睡中有着病态美的脸庞,完颜昊情不自*轻抚着她的脸,在如凝脂般光滑的脸颊上轻轻摩擦,娇嫩的唇瓣虽然有些轻微的发紫,但看在完颜昊眼里,却像擦了淡紫色的唇红一般,使他好想好想允在嘴里。

  时间定格在此刻,完颜昊轻轻地吻了下去。好甜!自唇间传来一阵酥麻感。完颜昊有些沉醉了,他将舌头适着探进赵溪月的齿缝中,轻轻抵开她白皙的贝齿,探索到她的舌头,然后,贪婪地与之交缠、吸允。

  这个女人啊!她的全身像充满着奇异的魔力一般。吸引着自己无法自拔。自己囚住了她的人,却不想她却囚住了自己的心啊!

  赵溪月昏昏沉沉中,感觉到有异物入浸到自己的口腔里,想把它抵出去,却不料那异物越缠越紧,自己竟然也在不知不觉中,跟随着它左右交缠,贪婪地索求。

  “王爷!”阿卓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轻轻地叩门。

  完颜昊急忙离开赵溪月的唇,一本正经地道:“进来!”

  突然之间少了舌头的交缠,感觉到它猛地撤了出去,赵溪月苏醒了过来,只觉头疼欲裂。

  阿卓端着药碗走到床边,完颜昊示意她将药碗递给自己,然后道:“阿卓,你先下去吧!”

  阿卓恭敬地答了声“是!”便悄然退出完颜昊的寝室。

  完颜昊端起药碗,一手拿着汤勺,陡见赵溪月已然醒了过来,蓦地,脸刷地一下竟红了,自己和她那样的事都做过了,为什么今天只不过偷偷吻了她一下,都会脸红?

  完颜昊低下头去,竭力平复着内心的急燥,尔后,舀起一勺药,放在口中轻轻地吹了吹,递到赵溪月嘴前。

  赵溪月却不张嘴,冷冷地盯着他,他到底要做什么?。自己眼前这个男人,是那个冷酷的完颜昊吗!那温柔的目光,亲切的神情,看得赵溪月心中一暖,不!不能相信他!这只是假像而已,他故意这样来欺骗自己的。

  完颜昊见赵溪月不肯张嘴,以为她还在为今天自己要她推磨的事而气自己。念在她身体虚弱,也不再以恶言相向。

  完颜昊突然扯了扯嘴角,带出一抹邪笑,盯着赵溪月,道:“你不是要我用嘴喂你,你才喝吧?如果是这样,那我就委屈一下了!”

  说着,竟将那勺药吞入口中,作势就要往赵溪月的嘴里喂去。药水好苦,完颜昊不*眉头一皱,脸上却洋溢着笑意,可,心里好甜。

  赵溪月惊恐地望着眸中越放越大的脸庞,伸出手,想将完颜昊推开,却不想完颜昊将她的手压了下去,嘴已经欺上了赵溪月的嘴唇。

  完颜昊将药缓缓地送入赵溪月口中,赵溪月被迫吞咽着混合着完颜昊唾沫的药水,好苦!赵溪月惊异于他竟然将这样苦的药以嘴喂给自己,对他的看法又好了一些。

  完颜昊贪恋她柔滑的唇舌,竟然沉醉其中,不想离开了。但一想着,赵溪月还应该吃药。马上收敛心神,撤出了自己的嘴。

  赵溪月竟也非常配合地喝着完颜昊一勺一勺送进嘴里的药。

  夜幕下,卧房中,昏黄的烛光下,一个男子端着一碗汤药,轻轻地吹着,送入*女子的口中。女子也顺从地喝着药,皱着眉头,药实在太苦。

  好一幕温馨的画面啊! !!!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