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床侍妾

第四十六章 茅屋侍寝(上)

雪妩2017-2-22 16:25:29Ctrl+D 收藏本站

檀飞扬走后,完颜昊愤怒的眸子正正地望着还沉浸在檀飞扬那句“今生只娶月儿为妻”话里的赵溪月。

  完颜昊见赵溪月根本不理会自己,而只是一味地发呆,心越来越撕痛,一手环着赵溪月的腰,另一只手捏起她的下颌,冷冷地道:“在我怀里,还在想着别的男人,你不要命了,是不?”

  赵溪月这才被一言惊醒,明眸毫不示弱,对上完颜昊阴冷的眸子,“你禁锢了我的人,还想禁锢我的心么?”

  禁锢她的心?自己真是这样想的么?完颜昊心中一跳,面上却一点也看不出来:“囚奴,别挑战我的耐心!你要给我清楚的记住,不管是你的人,还是你的心,你的一切一切,都只能属于我!”

  赵溪月心中一念闪过,看着完颜昊轻笑,道“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说,小王爷,你爱上我了吧!?”

  完颜昊觉得自己像是被□着展现在别人面前一样,只有用愤怒的语言来遮盖自己脆弱的内心世界,“我爱上你?!别做梦了!你实在太抬举自己了。你别忘了,你只是一个卑贱的囚奴而已,我会爱你!”

  看着完颜昊飘忽的眼神,始终不敢正对着自己说话,赵溪月娇俏一笑,“是,我只是一个囚奴,那小王爷值得为我一句话,而大动肝火吗?”

  完颜昊被噎得说不出话来,捏住她下颌的手,突然下撤,将赵溪月打横抱了起来,尔后邪邪一笑:“那我现在就让你尽尽义务,替我消火!”

  下身早已坚硬如铁,完颜昊大步向自己的寝室走去。为什么?到底是为什么?这个女奴总能挑起他的**?

  赵溪月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心中猛跳,虽然已经不是一次与这个男人在一起,可是,自己怎么能,怎么能放任这个男人玷污自己?对,为了查出杀死父皇的凶手,为了留下有用之躯,光复河山!嗯,就是这样,不管什么样的屈辱,我也得忍下去。

  可是,真的是这样吗?到最后,赵溪月越来越说服不了自己,索性不再去想。

  这时,完颜昊已经将赵溪月抱入了马厩旁边的一间草房,茅屋里只有一张用草席铺就的简陋小床,四周空荡荡的,这就是赵溪月这几天以来住的地方了。

  完颜昊本来想回到自己的寝室,可是,那火热的**实在不容他在多等片刻,是以,就近钻入了这间用于给饲马者住宿的小草房。

  完颜昊只觉得浑身都在发烫,急需散火,他轻轻将赵溪月抛在草席上,三下五除二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,却不知道为什么,他此刻却不敢看赵溪月的眼睛。

  他只得将赵溪月翻趴在下,让她背对着自己。然后,开始除去她身上,现在被他看来,非常累赘的衣物。

  两个人终于都浑身□了,完颜昊轻轻趴伏在赵溪月身上。一只手轻轻地揉搓着她胸前那柔嫩、酥软的蓓蕾,直到它变得□。

  身下的火热却再也把持不住,从后面进入了赵溪月的身体。

  赵溪月轻哼一声,感觉到那火热的□在自己体内不停□,带起酥软、棉麻的感觉,不由地紧了紧身子,只想靠得更近。

  感觉到身下人的微小变化,完颜昊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喜的魅笑,他性感的红唇,在她耳边轻吻,弄得赵溪月颈间酥麻,只听他邪邪地道:“丫头,你是爱上了我吧!?”

  身下的赵溪月乍听此话,猛得一震,冷冷地道:“我对你只有恨!”

  完颜昊将赵溪月翻转过来,面对着自己:“哦!只有恨啊!那为什么你要如此配合我!”

  赵溪月偏过头去,冷冷道:“我不会爱你!这一辈子我都不会爱上你这样冷血的人!”忽然,轻轻一笑,又道:“我喜欢的是像飞扬那样有着阳光般心灵的男孩!”心里另一个声音,一叹:也只是喜欢而已!

  对不起了,飞扬,虽然你对我那么好,可是谁叫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呢! !!!

评论列表: